對生命而言,接納才是最好的溫柔,無論是接納一個人的出現,還是接納一個人的從此不見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