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一家上中產吃飯。丈夫在家炒股,有得色,說過去兩三個月「炒得不錯」。女婿在金融界工作,謙稱,「掙點泡沫的錢」,丈母娘堅定地說,「泡沫越多越好!」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