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許一個人最好的樣子就是靜一點 ,哪怕一個人生活 ,穿越一個又一個城市 ,走過一條又一條街道, 仰望一片又一片天空 ,見證一場又一場離別 ,於是終於可以坦然的說:我終於不那麼執著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