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以前以為人在最絕望的時候會撕心裂肺地哭,
後來才知道目光空洞的沉默不語才是真的心死。
能哭出來是治愈的開始,沉默是心裏最大的哭聲。」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