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瓈寬受訪時說:「陳俊良導演是朱延平導演的師兄,我是徒子徒孫。」,在他病得無力的時候,仍寫紙條給她:「一定要想辦法救我。」讓她至今印象深刻。【《嫁妝》導演陳俊良告別式 邱瓈寬難忘他這句話】http://t.cn/RMweDS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