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朕想一想,是撓還是不撓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