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給它剪毛的這位大哥現在怎麼樣了[微笑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