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個月的時間,失去媽媽的庇護,被鏈條拴住脖子,睡在兩棟樓房間的過道里,挨餓受凍,淪為人類的娛樂工具,一隻孤兒小猩猩的故事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