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太多的事,慢慢地就不能做了;有太多的人,漸漸地就不見了。成長似乎是一個丟失的過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