語言有時可以像詩,邏輯和文法都不合理,但是卻是最精確的語言。真正的精確,有時並不是邏輯或道理,而是人與人面對面一剎那間的直覺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