」每一個有激情的演員都難免是一個人質。每一個懂得欣賞的觀眾都巧妙地粉碎了一場陰謀。每一個乏味的演員都是因為他老以為這戲劇與自己無關。每一個倒霉的觀眾都是因為他總是坐得離舞台太近了。我在這園子里坐著,園神成年累月地對我說:孩子,這不是別的,這是你的罪孽和福祉「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