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藝術家大塚千野利用自己的舊照片,在相同的地方拍攝併合二為一,製作了一系列「與自己的合影」(Image Finding Me),跨度均在10年以上。大塚將照片整理成一本書名為《CHINO OTSUKA》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