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對生命的辜負。丨來自攝影師Mark Olich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