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思想總是在過去和未來,但我們的身體和呼吸卻永遠是在當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