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長得這麼粗獷,畫的畫卻驚人的細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