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肉體是拿來用的,不是拿來伺候的」蔡崇達的《皮囊》,引人深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