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面耶路撒冷,是神聖的天堂?還是曠古的憂傷?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