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後的夏天記憶,總是最漫長的夏天,到結束前,卻還有點不捨得。看到的高入雲峰的挺拔杉樹與透過樹葉斑駁而下的陽光碎片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