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大部分時間我還是挺拎得清的。雖然敏感,矯情,但也知道到了這個年紀,感情就只能退居,成為平淡生活的調味劑。世界上有趣的事那麼多,沒有人值得我困頓一生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