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常在熱鬧非凡的場合里因為覺得無能、無趣而提前默默離席。現在想想好像這樣也還不壞,至少總比在人群散盡、燈光黯淡、杯盤狼藉的時刻,發現現場只剩一個疲憊、孤單、空虛的自己好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