攝影之友

媒體認證
2016年12月12日 22:00

醫治我們自己的悲傷是件很困難的事,因為我們就是這種悲傷的同謀。要醫治他人的悲傷同樣也是很困難的事,因為我們也是悲傷的俘虜。 ——讓·波德里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