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像每次都是這樣,沒有例外。在我們最需要有一個人去依靠的時候,往往到最後都是自己一個人挺過去。 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