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有時候我真的想和你,掏心掏肺的講些什麼,可每次話到嘴邊就猛然頓悟,我什麼身份我講個屁啊。」 ​​​ 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