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南塞北,尋常巷陌,那些忙碌了一年的財經記者們開始貼春聯貼窗花了。「不論你能望多遠,仍然有無限的空間在外邊,不論你能數多久,仍然有無限的時間數不清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