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輕的時候,我們嚮往流浪,以為到一個地方漂泊便是旅行的意義。後來才明白,原來流浪不是身體沒有目的的行走,而是心裏沒有一個讓你停留下來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