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有一天,我們的理想不再是騎馬喝酒走天涯,而是再晚我也要回家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