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深的話要淺淺地說,長長的路要揮霍地走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