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大部分人出生在普通家庭,這就是我們為什麼現在要努力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