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,這個字對水瓶座來說,太沉重珍貴了。 一旦說出口,猶如遠古的文物,被發掘出土暴露于空氣中,變得面目全非,失去本來的價值。所以,不輕易說。有人說水瓶座太冷酷太自私,其實水瓶座的心承受不了太多失敗。傷害只需一次。便不再幻想,狠狠將自己摔碎,拒絕熔化拼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