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溫柔的,但我也有脾氣,我不會用溫柔來掩蓋個性;我是勤勞的,但我也會懶散,我不想用勤勞來包裝惰性;我是賢惠的,但我也能蠻橫,我不願用賢惠來粉刷理性。總之,你要走近我,就要接受我的個性,容忍我的惰性,不要指望我的理性,能夠駕馭我的,只能是我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