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人要知道自己的位置,就像一個人知道自己的臉面一樣,這是最為清醒的自覺。洗盡鉛華總是比隨意的塗脂抹粉來得美,所以做能做的事,把它做的最好,這才是做人的重要。——莫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