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拋不開放不下忘不掉的一個人,一些過往,總是藏在了記憶最深處,卻又輕易的因為一句話,一首歌,一個背影而忽然清晰的浮上來,在記憶的湖水中飄起一個透明的泡沫,小小的,只有短暫的光亮,可那是它的一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