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要等到過了很久,總要等退無可退,才知道我們曾親手捨棄的東西,在後來的日子里,再也遇不到了。總以為,在最初的地方,有一個最原來的我,就也會有一個最原來的你。結局和過程都有了,再去糾纏,連自己都覺得貪婪。直到我真的懂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