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以沉默不語,不管處處的著急;你可以不回信息,不顧處處的焦慮;你可以將處處的關心,說成讓你煩躁的原因;你可以把處處的思念,丟在角落不屑一顧。你可以對著其他人微笑,你可以給別人擁抱,你可以對全世界好,忘了處處一直的傷心。 你不過是仗著處處喜歡你,而那,是唯一讓處處變得卑微的原因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