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人一眼能夠望到底,不是因為他膚淺,不夠深刻,而是因為他太簡單,太純凈。這樣的簡單和純凈,讓人敬仰;有的人云山霧罩,看起來很複雜,很有深度,其實,這種深度,並不是靈魂的深度,而是城府太深。這種複雜,是險惡人性的交錯,而不是曼妙智慧的疊加。簡單,是一種大美!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