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歲時摔倒,有人扶了你卻在自己額角留了疤;15歲被流氓學生欺負,有人把你牢牢護在背後;20歲失戀而泣,有人遞給你肥皂味道的手絹。直到你遇到他,額角的疤、肩線的楞、手邊的帕,認出所有天賜救援都是他一個人。很多事你當時覺得是巧合,殊不知有人穿越時光就是為了遇見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