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就是那個被你反覆折磨多次,然後一句話一個舉動又被哄好的心軟人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