蝎子女一直在尋找真正的男人,雖然她自己可以活得像個男人,但她終究是個女人。男人應當能撐起這個家,雖然她可以做許多男人的工作甚至比男人做得更好,她仍然希望能被保護。已經有不少男人退縮了么?也好,她會繼續尋找夢中所見的那個男人,而且她知道,那個男人絕不會退怯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