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的時候,我覺得孤單是很酷的一件事情。 長大以後,我覺得孤單是很凄涼的一件事。 現在,我覺得孤單不是一件事。 至少,努力不讓它成為一件事。我曾經以為看到自己的人不會太多,需要不停的吶喊吶喊才能被記住。原來,只要對方有心,你低著頭站在黑暗裡,也會有人看見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