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們曾用數年的時間去愛一個人 再用數年的時間去忘記 濃烈地愛過 撕心裂肺地疼過 然後卻匆匆牽著別人的手去結婚 沒有我以後別一個人喝酒也別再來找我 你應該幸福的 我就陪你到這裏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