獅子的寂寞,不是想象中的孤單背影,也不是人群散去后的流連忘返,而是被欺騙之後,發現事實的瞬間。原來一切都是假象,不管是稱兄道弟,還是信誓旦旦的天長地久,都是可笑的敷衍。獅子沒有承擔殘酷事實的勇氣,唯有鑽進熱鬧氣氛中,強顏歡笑,逼自己開心,逼自己堅強,用更霸道的氣度趕走心中的寂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