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手對待愛情的態度,一如他自己的個性,簡單瀟洒,他們認為也許愛情不能夠天長地久,綿綿無絕期,但是一旦擁有,就是要光彩奪目,否則枉來世間走一遭。可是,當射手發現這份愛情的光彩奪目是以自己最看重的自由為代價時,恐怕他是無法認同的,發現自由不可拋卻,或許再絢爛的愛情也最終會走向變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