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7月28日 20:13

其實水瓶一點兒也不物質,只是很難找到可以為之奮鬥的目標,所以只好以表面的物質為目標,找不到目標的水瓶很空虛,只好用對物質的追求填充自己。可是如果找到可以堅持的,水瓶可以奉獻一切,是的,奉獻,不計後果、不計得失的奉獻!被水瓶愛著絕對是幸福的事,可是被水瓶愛上,很難、很難、很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