煩惱永遠也不是生活的成本,它只是一種選擇的愚蠢,煩惱的作用就在於需要你堅強的時候給你輸送崩潰,你需要友誼的時候給你製造人去樓空,一張被煩惱熏黑的臉,別指望還能活出什麼晴朗的生活。煩惱來臨時,不必要追問為什麼偏偏是我,不會錯,就是你,因為這是個看臉的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