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偶爾的,你還會找天蝎,聯繫天蝎,你的突然出現,還是會挑撥天蝎的心弦。只是,天蝎也學會對你偽裝了,不冷不熱,不咸不淡,笑得沒心沒肺,也不會再流那廉價的眼淚了。然後聽你輕輕地說:「你變了。」 是的,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