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是只很擅於隱藏自己的小蝎子,從來沒有。可是相信嗎。我卻像小孩子一樣喜歡笑。只是笑有很多種。有時候我會很矜持的露出淡淡一笑,有時我會讓陽光撒滿眼底笑的無所顧忌,還有時候會只是扯動嘴角讓時間把它在臉上凍結兩秒,很玩世不恭的樣子。但是我喜歡。很放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