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難過時不喜歡說話,我喜歡一個人安安靜靜的不需要安慰,我喜歡一個人站在窗邊望著遠處發獃,我喜歡一個人毫無目的的走著,一個人哭泣、一個人擦淚、一個人難過、一個人分擔。看到眼前的視線模糊到清晰,清晰后模糊,反覆不停。才發現,原來,我一直都只是一個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