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心疼的莫過於,聽故事的人唏噓不已,講故事的人已經雲淡風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