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0月22日 11:00

射手座的人總是這樣看似沒心沒肺的人其實挺容易感傷,都壓在很深的地方,碰到一點陽光,碰到一點相似的情節,碰到一點熟悉的背影,甚至碰到一點眉眼,就會不知所措地驚慌逃亡。明明很在意,還總是笑笑說無所謂;明明很想哭,還嘴角上揚說沒事我很好。沒人能懂射手的憂傷與脆弱,只因我們太另類嗎?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