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廣場舞大媽曾告訴我,如果她跳的足夠快,她的孤獨就追不上她;一位拾荒大叔曾告訴我,如果他翻垃圾翻得足夠仔細,便能找回丟失的自己;一位環衛工阿姨曾告訴我,她每天都掃這兩條街,七年了,都沒掃乾淨心中的灰塵;一位碰瓷的大爺曾告訴我,只要他演的夠逼真,就能騙過匆匆流逝的時光。[笑cry] ​